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機器人產業有什么、缺什么、怎么辦?

Z}T(~@{{UJJW~XV%(P]T3ES

“長三角不能解決的問題,我們在珠三角都能解決。”

姜杰,在7月份舉辦的粵港澳大灣區機器人產業與新工科教育發展高峰論壇上說。姜杰是億嘉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總裁。作為國內特種行業機器人技術方案提供商,億嘉和去年在上交所掛牌上市。

“粵港澳大灣區的年輕人打造一個新的科技產品,迭代速度可能比硅谷、歐洲要快五到十倍,但成本只要十分之一。”香港科技大學教授李澤湘,曾不止一次表達大灣區供應鏈對發展機器人產業的優勢,他同時也是松山湖國家機器人產業基地的創始人。

而此前,廣東省發布的《廣東省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明確提出要打造先進制造業產業集群,加快建設電子信息、汽車、智能家電、機器人、綠色石化五個世界級產業集群……培育壯大一批新興產業集群。

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思路逐漸清晰。

供應鏈優勢

“珠三角在供應鏈生產加工環節的優勢很明顯。”姜杰說,他們在當地招的一線工人成熟度比長三角更高,從效率和性價比來看,這對企業是更好的選擇。

工業機器人有三大核心零部件——控制器、伺服電機和減速機,核心零部件的成本占比可達到約70%。在國內,運動控制做得最好的公司,大都位于大灣區,例如深圳的固高科技,占據了如今國內超過50%的市場份額。

“今天我到內地很多城市,一些新興行業里面的裝備公司,大部分是從深圳、東莞成長起來的。”李澤湘曾說,“獨特的供應鏈優勢,使得大灣區的迭代速度,至少比硅谷、歐洲快上5-10倍,成本只是其十分之一。”

在東莞市機器人產業協會會長蔣仕龍看來,東莞的獨特在于,每一個鎮都是一個產業集群,例如石排鎮的電機產業、石龍鎮的電子產業、長安鎮和橫瀝鎮的模具……圍繞這些產業鏈所產生的需求,正在催生更多機器人應用系統,這些都有助于機器人產業的形成。

哈爾濱工業大學教授樓云江,曾調研過許多東莞企業,他發現,東莞大灣區機器人產業形成了“生態為王、應用引領”的發展趨勢。

以建筑領域為例,房地產公司對于建筑類機器人有很大需求;從整個市場來看,全國有幾千萬建筑工人,都需要用機器人輔助。而機器人制造企業的技術進步,能夠反過來推動零部件供應商和材料生產商的技術進步,從而帶動整個產業的發展。

核心零部件的高成本

前有供應鏈優勢,后有市場需求,為何機器人產業盈利的拐點尚未到來?

成本居高不下——仍是國內的機器人產業面臨的待解題,無論是長三角地區還是珠三角地區。

“回顧國際機器人品牌的發展歷史,機器人基本上都只是大公司里的一個部門,而不是獨立的公司,他們過去在發展機器人初期也需要大量資金支持。”蔣仕龍說。

單從技術商業化的角度來說,從實驗室到產業化再到形成產品,每一步都是驚險一躍需要大量成本投入,但回報周期長,風險大。不少機器人制造企業,不是依靠風投支撐,就是依靠政府補貼。

但依靠政府補貼顯然不是長久之計。更有甚者在尚未有成型產品時,就依靠專利和技術申請政府補貼。“從創業者角度來說,所有注意力都盯著國家的補貼,團隊想要創業成功是非常難的。”姜杰說。

目前,中國機器人產業的核心零部件,大多仍依賴國外進口。以機器人精密減速器為例,由于國內沒有能夠制造這一零部件的機床,沒有相關領域的人才,無法構筑完整的生產鏈條。

同時,國內核心零部件廠商還會陷入這樣的怪圈:盡管在某些領域已達到國際水平,但由于后發者劣勢,國內企業對自身品牌信心不足,市場需求不高,鮮有企業愿意使用,技術也無法進步。

“國內機器人達到很高的水平需要經過多年迭代,這個過程是比較正常的。政府可以補貼給終端用戶,希望終端用戶選用國產機器人品牌。”蔣仕龍說。

而終端用戶不選擇國產機器人,另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系統集成商太弱。

“當終端用戶表示必須要用國外機器人公司的產品時,系統集成商可以說要用國產,系統集成商可以引導,怎么樣才是最有利的,系統集成商的技術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來選擇到底是用國產還是進口。”東莞弓葉互聯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莫卓亞說。

人才缺口

一個有意思的問題是:制造業供應鏈發達的東莞,為何未發展出國內頭部的芯片企業?答案或許與當下機器人制造業發展面臨的問題相同:人才匱乏。

隨著東莞制造業產業轉型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企業都有往大灣區建立分中心的計劃,機器人產業又該如何培養相關人才?

機器人產業人才大致可分成三類,一類是操控機器人的人。西安交通大學教授梅雪松說,這就跟當年中國需要數控機床的時面臨同樣的問題——沒有會使用的人。第二類是創新型人才,負責機器人前沿關鍵的核心技術的突破,作為研究性人才盡管需求少,但十分必要,這就是高校所需要做的事。第三類就是綜合性、集成創新的人才。

“機器人是綜合系統,做大做強是必然趨勢,盡管在這個過程中會面臨很多挑戰。我認為松山湖可能是將來中國機器人做大做強的一個熱點,這是由前期發展歷史和當下的發展勢頭決定的。”在南方科技大學教授吳景深看來,企業要做大做強,首先明確要做哪個部分的機器人,其次需要建立機器人產業人才的可持續性培養。

“一流大學一定要理解兩個事情,每個學生到你的學校都是上帝創造的精品,應該讓他自由選擇,有的人愿意做0和1,就鼓勵他做0和1;有人愿意創造財富也可以,有一部分人愿意搞綜合的也可以。問題出在我們容易把所有的人按一個模子做。”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王田苗在人才培養上認為,大學的培養主要培養三類人,CEO、司長和系統工程師。

“創業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學校有責任和義務引導學生,創造條件挖掘他們的創業潛力,并給他們機會和發展整合資源的能力。”吳景深補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