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動作傳感 高危作業“機器人”駕到

BHJ5N9K4URJ[0}MQ@3OD(T5

在本月30日截止報名的廣東省“眾創杯”創業創新大賽之博士、博士后創新賽準備中,來自香港的“80后”青年麥騫譽帶來的“5G動作傳感仿生機器人”引人注目。

據了解,這是目前國內研發生產的第一臺5G動作傳感仿生機器人。它使用新型芯片,將三維空間動態控制、平衡原理與先進的機械設計和尖端電子感知技術相結合,來操縱機器人。

在5G環境下,操作者戴上簡易輕便的手套、腰帶等傳感設備,由此將機器人和操作者鏈接起來。操作者通過5G端到端系統,將自己的動作實施傳輸給仿生機器人,達到機器人毫秒級時延的實時控制,實現人機協同。目前已獲得全球包括英、美等國家在內的一百多份訂單。

對于做機器人的初衷,麥騫譽笑道,一開始只是想單純做一個機器人,去處理一些危險狀況,比如爆炸品、輻射、空氣污染、高壓電和強磁場等,讓人避免受到傷害。現在他們的機器人已經是第三代。將來,他希望能制造出標準化的工業機器人,適用于各個工作場景。

一直埋頭做技術突破的麥騫譽最近開始出來“拋頭露面”,參加創業比賽,到全國各地去展示他的新型機器人。在接受廣州日報采訪時,麥騫譽說:“希望大家都知道5G帶來的技術革命,并沒有那么遙遠,我的機器人可以直觀地告訴大家5G有哪些垂直運用。”

 9年前開始研究動感傳輸

麥騫譽的講述嚴謹而細密,能生產出全國第一臺5G動作傳感仿生機器人,他認為這并不是偶然。實際上,早在2010年,他就已經有這個想法。他之前在國外正是從事傳感技術的研究的工作,這給了他一些啟發,萌生了回國創業的念頭。

當時美國、日本都有一些公司“挖”他去加入一些技術團隊,不過最終都被他拒絕了,他說,“當時一心就想著回國”。

一開始,他是想單純地做一個機器人,用這些機器人去操作, 可以讓人免于遭受一些危險和傷害。比如,拆彈、空氣污染、噴粉等。所以,他一開始也并沒有想到用5G。

在5G技術之前,包括有線、WiFi、藍牙、4G的傳輸方式,麥騫譽都試驗過。他能在技術上勝出,主要在于他們的算法相當快,能滿足5G技術的運用。而這一步早在5G技術還沒成熟之前,他們就在布局。

2017年,麥騫譽認為是時候自立門戶了,于是在香港開公司做研發。麥騫譽透露,其實那時候,機器人手臂等重要部位都已經研制得差不多了,蟄伏了許久,“在準備進入市場前,才成立公司”。

一年前,有運營商看中了他的技術,主動上門尋求合作。在運營商的網絡支持和通信商的實驗室支持下,他們的研究如虎添翼。麥騫譽說:“如果沒有5G和運營商的支持,我們沒法度量匹配度到底有多快。可能到現在也只是一個普通的機器人生產商。”

動感傳輸機器人的“戰場”

麥騫譽告訴記者,動感傳輸機器人的研制從國際范圍來看,實際上是一個看不見硝煙的“戰場”。 包括美國、日本、德國、韓國等國家都在同臺競技,但目前,很難去了解對方的進度,他說:“現在能做的就是埋頭苦干。”

一開始,世界上做的傳感器種類很多,麥騫譽說,“那時候,他們主要觀察國外的傳感器怎樣做,然后思考怎么能做得更好,我們從角度、控制力、輕便度上不斷在改進。”

麥騫譽就現在的結果來分析,“比如,日本豐田的機器人需要23個傳感器,我們只用5個傳感器就可以實現。現在日本用的一款控制臺有50公斤,我們只有500克。”

麥騫譽介紹,目前技術上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困惑在于沒有找到合適的投資者,主要依靠自投和政府支持,“可能不少投資人處于迅速賺錢獲利的想法,我們的技術很難受歡迎”。

 粵港澳大灣區為創業提供條件

麥騫譽并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學霸”。相反,在初中升高中前,他都是一個貪玩的人。“我以前很愛玩,中五會考的成績讓我‘勉強’考上了高中。”剛剛好的成績讓麥騫譽產生了深刻的反省,“當時還是覺得,努力讀書比較重要”。高中入學后,麥騫譽便發奮學習直到博士畢業。他笑言,“這么一反省,就讓自己多讀了十幾年書。”

麥騫譽在香港科技大學完成了本科和碩士學位,本科就讀的是電子和電機工程,而研究生則讀的是電子計算機工程。可以說,麥騫譽一直都和電子科技打交道。回想起在港科大的那五年,麥騫譽仍然能感受到當年的學習壓力。“我們每周的學時將近35小時,幾乎沒有休息時間,學習壓力很大。稍有松懈很可能就面臨掛科的危險”。在這種高壓的學習壓力下,麥騫譽更笑言能順利從港科大畢業的都是“吃得苦的人”。正是因為這種高要求,香港科技大學的學生一直被行業內認為“非常靠得住”,亦培養了麥騫譽對自己的嚴格要求。

麥騫譽從香港科技大學畢業后,便開始在香港找工作。“但是那個時候我發現,我的專業在香港就業比較難。”無奈之下,麥騫譽只好遠赴國外繼續深造。博士畢業后再次返港,麥騫譽仍然沒有找到非常對口的工作。他表示,雖然香港更專注軟件方面,在人才和場地的硬件方面受限較多。“中國內地優良的創業環境和巨大的內需市場相結合,讓創新科技有更好的前景。”而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匯聚多地的科研人才,讓機器人的開發工作更加順利研發。

現在,麥騫譽及其團隊在香港做機器人的算法研究系統,在廣東省的幾個大灣區城市成立采購中心、人才培訓及維修中心,充分整合粵港澳大灣區的資源,實現他們在機器人領域的創業。麥騫譽現今的團隊已經擴展到將近50個人的規模,銷售組僅有兩位年輕人組成。銷售量對于麥騫譽來說,并不是他首要考慮的。“我們主要以用戶定制為主。希望集中我們更多的人力去研發后面幾代的機器人以及5G傳輸,因為這是一個很好的發展趨勢。”

機器人不僅會唱歌跳舞

麥騫譽一直有個夢想,他希望研發出一款可以在行業內成為標桿的機器人。“我希望做一款穩定的工業運用機器人,而且這種機器人是作為一種標準而存在的。”如果這款研發成功,只需要更換細微零件就可以應用在60%的工種領域,這將會大大減輕團隊的研發壓力。

迄今為止,麥騫譽及其團隊已經研發到第四代機器人。他坦言,直到研發到第二代,機器人仍然只有觀賞功能,“機器人可以跳舞,可以唱歌。可是機器人需要做更多有意義的事。我們希望研發一些實用性的機器人,能做實事有意義的機器人。”于是麥騫譽及其團隊研發的第三代機器人,具備了教育功能。他希望能夠為小朋友提供高質量的機器人,能夠培養兒童從小學習編程甚至開發,“從小就開始教育小朋友這些能力,才能更快拉近和其他國家的科研距離”。目前,第三代機器人的樣機已研發成功,預計今年年底會在市面“現身”。

第三代機器人正準備面世,第四代機器人的研發計劃已在籌備。麥騫譽告訴記者,第四代機器人返璞歸真,他希望研發出標準化的機器人,提供一套穩定的動作以應對不同的生產線和不同的場景。“這個研發難度比較大,但我們的機器人是用動作傳感,其實簡化了編程的難度。”

在未來,麥騫譽希望研發更多的機器人,“研發第四代機器人并不是我的終極目標。我希望可以一代一代研發下去。”